第940章

小说:最后的三国2:兴魏 作者:风之清扬 我要报错
  PS:章节防盗,明早更正……………………………………………………

  布署起来比较费时费力,撤退之时也不能一蹴而就,像单兵那样说走就走,这些大宗的玩意,撤退时也是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的。

  就在司马军手麻脚乱地收拾投石车和床弩准备将它们移到对方投石车的射程之外的过程中,并州军的石弹可从来也没有停歇过,尤其是在看到司马军准备撤退时,他们打得更加地欢实了,投石车的发射频率进一步地加大了,石弹不断地落到了司马军的阵地上,又有多辆投石车和床弩被摧毁。

  就算砸不到车,也容易砸到人,司马军的投石车手还真是十分的苦逼,为了保证这些投石车不被摧毁,他们冒着脑袋开花的风险,虎口夺食,将剩余完好无损的投石车和床弩给抢救回去。

  但这虎口夺食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个时候并州军加快了投石车攻击的频率,更多的石弹凌空飞来,不少司马兵葬身于石弹的攻击之下。

  人员的大量伤亡也迟滞了投石车和床弩的撤离,在司马军惊魂未定地将投石车和床弩转移到司马军阵中安全的地方之时,又有多辆投石车和床弩被毁,整个投石车的较量,还是以司马军的失败而告终。

  和昨天的情况如出一辙,投石车攻击失败之后,司马军立刻转入了蚁附攻城之中。

  仅仅只暗摧毁了两座箭塔,对并州军的防御影响并不是太大,最主要的是司马军的踏橛箭未能形成有效的作用,也就是说司马军想要攻城,唯一的依靠便是云梯,但由于并州军继续地大规模使用火油,让司马军的云梯毁损率相当的的高,司马军想要保持那种持续不断的攻势,就必须要在登城器械上面有所保障才行。

  不过今天的进攻似乎要比昨天顺畅了一些,最起码不用再花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去填平护城河了,从司马军的营地到介休城下,完全是一马平川,司马军只需要专注于攻城即可。

  而且了解了介休有瓮城的事实,司马军也就放弃了攻打城门的打算,昨天一战而折损千人,无疑成为司马军最深的痛。

  原本城池防御最为薄弱的一个环节就是城门,一旦城门失守,敌军长驱入城,那么先前城墙上的一切努力就都化为了泡影。

  而现在兴建这种瓮城,等于是在城池的薄弱处增加了一道防御,让敌军攻破城门的举动变得毫无意义,除非他们可以连续地攻破两道城门。

  连续地攻破两道城门,在目前的战斗条件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且不说巨大的攻城车很难通过狭窄的城门道,就算进入瓮城之中,三面受敌,这个恐怕是任何军队都无法承受的,进入瓮城,就等于是进入了人家的口袋阵,昨天的一战证明,陷入瓮城之中,生还的几率为零。

  所以这种攻城的方法也被司马军所摒弃了,现在只剩下了蚁附攻城这种最为单调的攻城方式了。

  司马懿也就没有兴趣继续的观战了,本来司马懿此行也只是乔装改扮隐藏身份的,整个攻城的指挥权还是在陈骞和司马师的手中,司马懿最多也不过是提一些建议罢了。

  这种最简单粗暴的蚁附攻城,司马懿也就没有停留的必要了,他征战多年,攻城无数,自然很清楚用蚁附攻城,是很难一下两下攻破城池的,这种攻城的方式本身就是利用人力的资源去消耗对方的防御力量,在此消彼长的过程之中不断地削弱对方,最终才有可能拿下城池。

  这种过程短则十天半月,长则一年半载,只有通过量变才能达到质变的效果,漫长的过程,司马懿自然是没有体力和精力去守着的,只能是交给陈骞司马师他们这些年轻人了。

  陈骞和怀马师倒是十分的努力,他们亲自在第一线上指挥战斗,督促司马军不断地发起攻击,试图找到介休的缺口,打开胜利之门。

  但比较遗憾的是,介休城的防御几乎是无懈可击的,那怕陈骞和司马师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也无法攻破这道固若金汤的防线,整个介休的城下是尸堆如山血流成河,但陈骞和司马师却是一愁莫展,始终拿不出攻破城池的有效办法来。

  介休的攻城战似乎陷入到了僵局之中,原本司马军还计划着围困住介休之后,进行围点打援,在介休的北面设下伏兵,准备重创一下并州军的援兵。

  但介休城屡攻不克,司马军给人家造不成任何的威胁,晋阳方面自然也没有派出任何的援兵,如此一来,司马军伏击的计划又泡汤了,十几万大军被拖在介休的城下,进退不得,整个战局也陷入到了一种停滞的状态之中。

  介休是北上晋阳的必经之路,不过也并非是唯一的道路,其实司马军如果真得想进军晋阳的话,还是有多重选择的。

  但是绕开介休,有一个巨大的不可忽视的风险就是司马军漫长的补给线无法得到保证,如果进攻晋阳一切顺利的话,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晋阳,战局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如果围攻晋阳和围攻介休一样,陷入到长期的拉锯战之中后,处于后方的介休将会成为司马军的梗喉之刺,严重的影响到司马军补给线的安全,一旦介休的守军出击,掐断司马军赖以生存的粮道,那么十几万大军必将陷入到粮荒的地境,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这样的风险,显然是司马懿所不能承受的,上次打淮南之时,虽然司马懿对寿春城采用了长期的围困手段,但从洛阳到淮南,这条运输线一直是畅通无阻的,司马懿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他可以放手去做任何想做的事。

  但现在的局势不同,拿不下介休,就等于无法叩开进攻并州的大门,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司马懿还真是焦头烂额。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biqujiu.com/8_40841/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