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另类办法

小说:大明海殇 作者:就差一杯 我要报错
  除了官位上的安排,秀吉还颇给了我很多实惠。

  比如肥前国的港口码头使用权,比如京都的大别墅,再比如刃海在东瀛的税收减免权。

  这些都是在东瀛可遇不可求的东西,秀吉能拿出这些来,说明他在向我、也向其他人展示他的诚意。

  而这份诚意最终将反馈到他的儿子——丰臣秀赖身上,这毫无疑问。

  但是说真的,他每给我一些东西,都会让我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又重了一分。

  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因为我怕麻烦。可是眼前的情况明显是我躲不掉的,只能继续往前走,别无他法。

  既然来了,那就来吧,反正也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到了那时候是什么情况,谁知道呢?

  不过,只要我有能力帮助自己这个义子,那我是一定会帮助他的。

  其实......还有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即使我到时候在西洋回不来,也一样能让秀赖稳稳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至于那个办法嘛......就要从东瀛战国统一的历史——东瀛战国三杰讲起。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织田信长,自号“第六天魔王”,自尾张爱知起家,从被称为尾张的大傻瓜到统一尾张,通过桶狭间合战打败今川义元,以清州同盟稳定后方,美浓攻略、天下布武,上洛扶持新任幕府,又打破两次信长包围网,势力达到巅峰!

  在信长征战生涯后期,他的势力控制了近畿地方为主的东瀛政治文化核心地带,使织田氏成为战国时代中晚期最强大的大名。

  然而他后来遭到部将明智光秀的背叛,魂断本能寺,织田氏也因而一蹶不振。

  丰臣秀吉正是趁着信长身死的机会上位,按照原本的历史,在他于贱岳合战中击败了柴田胜家之后,统一东瀛之旅便开始势如破竹。只不过这一世我的出现阻断了他顺利统一的步伐,但在如今已经重新回到了正轨。

  不过可惜的是,秀吉在培养接班人方面确实能力有限,他的孩子丰臣秀赖从各方面而言都不足以与自己的父亲媲美,而这也造成了丰臣家一代而亡,被百忍成金的德川家康最后摘取了胜利的果实。

  德川家康的一生就是忍耐的一生,他做了别人五十年的小弟。先是今川家,然后是织田家,最后是丰臣家,但是他是笑到最后的人。

  德川家康的后代坐拥太平天下二百多年,这是东瀛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而这光辉史离不开家康的忍耐,即使是信长要家康的长子自裁家康都忍耐了下来,因此他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而秀吉交给我的未来,就是要我去面对他死后不再忍耐的德川家康!

  或许秀吉不像我一样,通晓未来,但他一定有着自己洞察世事的能力,因此他托孤于我,其实是给自己留了后手,也想给自己的子孙留一条长青的摇钱树。

  所以我真的该接这口锅吗?我接得住这口锅吗?

  论行军作战,论忍耐功夫,论根基深厚,我都不是德川家康的对手,那么我的优势在哪里?

  我认为,就在我对未来的认知,以及......我相对于德川家康仍隐藏在暗处!

  换句话说,我是不是该......先下手为强!

  趁着德川家康还没回过神来,趁着他还隐忍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提前下手,消除隐患!

  我轻轻的摸索着秀吉赠给我的鬼切,心中如有所思。

  如果我现在就动手干掉德川家康!那......以后是不是能少很多麻烦呢!

  坐在屋里,回想着大殿里秀吉的表情,设想着以后可能发生的情况,不由自主的,我将刀刃推离刀鞘,又轻轻收回,再次推离,再次收回。刀鞘与刀柄碰撞,发出轻微的“咔咔”声响,而我自己却浑然未觉。

  而我的目光缓缓从墙上的地图上划过,瞳孔的焦距聚焦在三河骏府一带,默默的不做声。

  “先生,你在想什么?”进门来的是鸢,后面跟着九鬼政孝:“政孝说他基本恢复了,回来报道呢!”

  我放下手中的鬼切,看向了九鬼政孝。他的气色还不错,面色红润,看起来好像还胖了不少。

  “回来了?”我微笑道。

  九鬼政孝看了我手中的鬼切一眼,面容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随即才向我行礼道:“是!先生!多谢您的治疗,我已经恢复了。只是惭愧,没能保住老先生......”

  我看了旁边面色悲戚的鸢一眼,摇头叹道:“不!这不怪你,你已经尽力了。在当时的情况下,你能带着他们顺利撤出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而且......我也报仇了!”

  九鬼政孝默默点头,随机才抬头问道:“先生,听说秀吉有向您托孤的意思!是这样吗?”

  我点头道:“没错,他的确有这方面的考虑。政孝,我知道伊贺与织田氏有着解不开的血仇,但是秀吉并未深度参与其中,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也该解开了,对不对?”

  九鬼政孝知道我是怕他有心结,才做这个解释,立即感动的答道:“不!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明显有些不太适应我的解释,立即快速说道:“我只是在想,秀吉目前正值壮年,为何会做出这样的托孤举动呢?难道......”

  说话的同时,他的眼神一直在看我手中的鬼切。我笑了笑,将鬼切递给了他:“想必你认识这把刀吧!”

  九鬼政孝吓了一跳,有些诚惶诚恐的双手接过了我递过去的鬼切,轻轻拔开一点儿,顿时寒光四射!激动之下,政孝“呛朗”一声抽出鬼切,对着阳光细细观瞧着。

  “喜欢就送给你吧,反正我用也有些长。”我微笑着道。对于这位忠心耿耿的大将,我不介意用重宝来收他的心。

  “不!那绝对不行!”九鬼政孝连忙将鬼切插回刀鞘,双手递还给我:“这可是至高位者才能用的东西,我可拿不起!先生您快收回去吧!”

  我看着他的样子,顿时觉的有些好笑。接回鬼切,想了想才开口道:“既然你不要这把鬼切,那我留着慢慢习惯用吧。我一直用的那把童子切送给你,那刀用的相当趁手的。”

  九鬼政孝明白,一个武者同一时间只能用一把刀。因为要去适应它的重量、长度、弧度等等一系列的参数,如果同时拿两把,反为不美。

  至于一般武士都是一长一短两把刀,短的那把肋差是干嘛的?剖腹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九鬼政孝没有再拒绝,结果我递给他的童子切,欣喜的来回拔插几次,方才在腰间挂好,又开口问道:“先生,那您准备怎样帮助丰臣秀赖呢?毕竟现在秀吉还在。”

  我知道九鬼政孝对东瀛的局势有着很深刻的认识,于是我开口问道:“以你所见,未来可能会对秀赖造成的威胁的都有哪些人呢?”

  九鬼政孝沉默的思索了片刻,方才抬起头来,双眼冒着智慧的光芒:“先生想必心中已有定论,却要来考我!”

  我微笑着答道:“就当是考考你,你说吧!”

  九鬼政孝点点头,缓缓答道:“甲斐的武田氏,越后的上杉氏都已经没落了,应该对丰臣家造不成什么太大的威胁。”

  我“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九鬼政孝又想了想,沉声道:“安艺的毛利氏,相模的北条氏都是区域之霸,想要称雄天下,却差着很大一截。”

  说完他又想起了什么,继续追加道:“奥羽的伊达家倒是出了个强势的伊达政宗,但是毕竟家族势单力薄,难以走出当地,这一点与九州的岛津家类似,还有四国的长宗我部家,也是如此。”

  我轻笑道:“所以......”

  “所以。”九鬼政孝笃定的说道:“未来能威胁到丰臣秀赖的只有两个方面的人。”

  “一个,是丰臣家内部。”九鬼政孝说的斩钉截铁:“黑田如水就不是个省油的灯,之所以还算老实,那是惧怕丰臣秀吉。”

  我点头道:“你说的有理,另一方面呢?”

  九鬼政孝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另一个方面我不好说,因为这个人太低调了,以至于所有人都忽视了他的存在!”

  我心里一动,看来我的头号参谋真的是有识之士,只从他这句话里,我就知道他明白当下的局势。

  于是我指了指地图,九鬼政孝笑了笑,走到地图之前,用手指重重的指在了三河的位置上!

  三河,正是德川家康的封地啊!

  我不由的故作沉吟道:“如果是这个老乌龟的话,政孝你有什么好办法去对付他呢?毕竟,他太狡猾了,简直滑不留手。”

  九鬼政孝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咬了咬牙:“先生,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宜早不宜迟啊!”

  “如何宜早不宜迟?”我故作不懂。

  九鬼政孝用手在空中向下虚批一下,眼中露出凶狠的光芒!

  我看了九鬼政孝深深的一眼,没有作声。看来我们真的是一类人,想问题都想到了一起。

  只是,我真的要用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改变历史吗?未来的二百年,都回因此而改变。

  彻底改变。

  这样做,真的对吗?我不由的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biqujiu.com/8_40837/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