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正和张松的计策最主要的就是这些个木桶。

  别小看这些木桶,现在是全部装满了粮食了,可是要动起手脚来,实在是太容易了。

  所谓的外实内虚,就表面上看很丰满,其实内部很骨感。粮仓中的木桶,除了下面一块木板的防潮的意外,张松还准备了一块木板。而这块木板现在是没有展现出来的,却是十分的阴险。

  这块木板是放在木桶的上方,整个木桶中央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空间。中间的那个空间,在日后张松和法正准备什么东西都不放,只是最上面的那一层放点粮食,以达到掩人耳目的作用。

  最上面顶多就是放一两石的粮食,而在账册中记录是十石,整整少了五分之四。

  简直就是要把刘备给坑死的节奏。

  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得到刘备的认可,然后在整个益州开始落实这样的措施。等日后益州都是这样的粮仓,法正和张松可以保证刘备会死得很惨。

  张松和法正把自己的计划上报给了刘玉,毕竟这样的手段是属于欺上瞒下,万一日后神武朝廷的官吏也来这一招,那么刘玉就麻烦了。法正和张松也想向刘玉邀功。

  刘玉收到消息之后,对于张松和法正的大胆感到一阵震惊。刘玉这边收到消息的速度不是刘备可以比拟的。

  要是神武朝廷也有人和他们两个想的一样,那么就出现大问题了。当下就命人派出官吏排查所有的粮仓和府库,看是不是有贪官污吏上下其手。

  仔细一查之下,没有出现张松和法正那么恐怖的手段,可却有中饱私囊、贪污受贿的情况,数目还不小!着还是仅仅是司隶范围内,全国上下都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情况。刘玉一气之下,把所有涉及此类的贪官污吏都给抓了起来。还把李贵给狠狠地痛骂了一顿。李贵很是无辜,可他本来就是掌管情报的,出现这样的事情,他是怎么样都推不了责任。

  在当天的朝会上,刘玉拍着御桌喝道:“都看看,这就朕的臣子!朝廷现在都这么艰难了!居然还在贪污受贿、中饱私囊,其中不乏是朕看好的官吏。没有想到啊!朕万万没有想到!”

  所有的臣子都是沉默不语。这时候还有千里为官只为财这句名言。倒是中饱私囊的事情绝对是有的。刘玉已经将这些人的名单给公示出来了,其中不乏是朝中大臣的亲戚,他们也不好妄言,免得引火烧身。

  臣子们也能够体谅当今陛下的怒火。上次和胡人大战而胜,看起来大汉威风不已。可消耗的钱粮是一个天文数字。粮食不是其他东西,需要百姓耕作,需要天公作美,需要时间才能够收获。朝廷都开始紧巴巴地过日子了,这些贪官污吏还如此大胆,当今陛下不生气就奇了。

  “陛下,请息怒!保重龙体!”陈宫出来劝慰道。

  “朕也想不生气!可朝廷的国库没有太多的钱粮了。这帮混账东西还如此乱来!天子脚下都敢如此!到了偏远地方,还不反了天。”刘玉心中气愤难平。

  作为神武朝廷最大的喷子和清官,洛阳令祢衡更是站出来说道:“陛下,臣以为此等贪官污吏必须严惩不贷!身为朝廷臣子,百姓父母官,不为朝廷尽忠,不为百姓谋福,只想着个人私利,若是长此以往,朝廷在百姓心中还有何威信可言。当年黄巾贼乱,还不就是这些贪官污吏的罪过!大汉幸有陛下以降,挽救大汉。然而后世可有像陛下这样冠绝千古的明君?为大汉江山社稷,臣恳请陛下将此番贪污受贿、中饱私囊之徒,满门抄斩!”

  满门抄斩!所有的朝臣都骚动了。一些身上干净的大臣,比方说黄忠、曹操、诸葛亮、沮授等人则是脸色平淡如水。可身上不干净,或者被抓的官吏当中有自己亲戚的大臣们就有点激动了。

  他们不激动就怪了,要是单单严惩犯罪之人就算了,把家人全部都算计在内,那就是有点狠毒了。特别是这些大臣看到刘玉所有所思的样子,内心就更加不安了。今天把这些贪官污吏给满门抄斩了,下一次要是他们也栽了,岂不是也要满门抄斩。

  话说回来,究竟是哪个天杀的在陛下面前说起这事?不知道说了这话会有多少人头落地么?

  很多大臣都看向了祢衡,整个朝廷唯有这个二愣子会做这样的事。

  祢衡还不知道自己被冤枉了。

  当下有个大臣王辉站出来说道:“陛下,祢大人所提之言,臣不敢苟同。上天有好生之德,陛下乃是仁德之君,罪魁祸首当死则罢,何需祸及家人?”

  被人反驳了一下,祢衡当场就河池了,说道:“王大人,据本官所知,犯官之中有一个是你本家亲戚吧!难道王大人是准备向陛下求情?”

  王辉脸色巨变,刘玉正在气头上,自己要是被刘玉误会要替自己的亲戚求情,那是找死。

  “陛下明鉴!臣与那犯官是同族,可臣乃是陛下的臣子,如何能够与犯法之人同流合污。臣已经上报家族,让族长宗亲将其逐出家族了。”王辉毕恭毕敬地说道。

  庞统讽刺地说道:“好一个逐出家族!王大人一家果然与众不同!在犯事之前,你们可是来来往往,好不融洽。现在二话不说就逐出家族。王大人,本官很想知道这样的事情,你们王家是不是经常出现啊!”

  王辉咬牙切齿,很想揍一顿庞统。如今庞统风光得意,他王辉暂时不与纠缠。

  “陛下,臣一族对朝廷忠心耿耿。如今出了败坏门风的不肖子孙,王家对不起陛下,对不起朝廷。还请陛下治罪!”能在朝堂中混了那么久的人,自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王辉很快就想到以退为进的计策。

  刘玉看着这个王辉,同时也对王家有点失望了。如果王家出面求情一下,刘玉还可能饶恕一下。当现在王家一族如此作为,让刘玉有点心寒。与你们有血脉关系都这么做了,对于像刘玉这样除了利益之外就没有什么关系的人,你们会收起你们的手?

  “好了,你们的意思,朕明白了!公与,你是廷尉,贪污受贿中饱私囊,按照大汉律法如何惩处?”刘玉把朝堂的争论给断掉,直接询问沮授。

  沮授很干脆地说道:“陛下,按照大汉律法,贪污受贿中饱私囊者,轻者充军、抄家,次者斩首、家人发配,重者满门抄斩、家产充公!以臣之愚见!此次被收押的犯官可依照罪过大小来定刑罚!”

  沮授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完全不在意被抓那些官吏中有很多事出身河北的士人。

  “嗯,其他人可有什么意见?”刘玉眼睛环视了坐在他下面的大臣们。

  “臣等附议!”众多大臣只能是这样一句话了。

  唯有祢衡就有点心不甘情不愿。按照他的想法,任何有罪的官员,都是知法犯法的,罪加一等,必须要严惩不贷。

  在这么一小会,刘玉的内心想了很多。

  自古以来,贪官污吏是怎么杀都杀不完的,刘玉也是无奈。

  现在就抓到了这么多,都不知道大汉其他地方会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传朕旨意,此次一干人等严加审问,从重处置!”刘玉对于贪污受贿等罪行是不留情面的。

  朝中文武齐声说道:“陛下圣明!”

  刘玉很想给这些臣子每人一巴掌,自己要是真的圣明,那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蛀虫了。

  “陛下!此番抓出如此多的蛀虫。臣担忧若是地方上有这样的蛀虫,那么江山社稷将会动摇。”陈宫拱手说道。

  所有的朝臣都轰动了,这陈宫要干嘛?难道要搞事。

  “公台!你乃是大司农,负责的是钱粮之事。如今就在你治下发现诸多问题,你难辞其咎!”刘玉说道。

  “臣有罪!臣该死!”陈宫脸上有点惶恐。

  众多大臣笑了,刘玉这个意思,不就是不想把事情搞大了,你陈宫为了献媚圣上,想着趁机搞大,大捞好处?你无非就是想要趁机排除异己,好让你的自己人上位么?当今陛下英明神武,自然不会上你的大当!

  曹操、诸葛亮等人看到那些沾沾自喜的大臣,心想朝堂上的这些人才是陛下最应该除掉的那些人。

  “今天就说这么多,朕累了!散朝!”刘玉一挥衣袖直接站起来离去。

  “恭送陛下!”众人马上给刘玉行礼。

  陈宫有点可惜,他本来想要趁这个机会把自己的门人提拔一下子的,但却被刘玉看出来了。

  大臣们缓缓走出了大殿,然而曹操和黄忠却被叫住了。刘玉让他们二人到御书房。

  曹操和黄忠两人对视了一眼,眼神中不约而同地露出了精光。

  黄忠和曹操在御书房中待了一段时间,尔后曹操和黄忠各自带着圣旨离去了。

  在御书房中,刘玉拿着一卷书卷看着。

  在一旁侍候着的李贵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臣很担心会出乱子。”

  “乱子?把垃圾都给扫干净了,朕不怕什么乱子。暗部一定要配合好大将军和太尉,否则拿头来见!”刘玉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李贵唯唯诺诺,他能够感受到刘玉语气中那一丝杀气。

  当天晚上,大将军府、太尉府两个地方秘密地忙了起来。

  而“暗部”探子也四处出击。

  半月天过后,在神武朝廷的所有控制区域中,有一部分官吏在家中、衙门等等地方被人抓了起来。

  这些官吏很想要挣扎,可是抓住他们的人却是大汉的士兵,手中握有明亮的刀剑。

  很快他们就知道自己为何被抓住了。因为他们的事情暴露了。

  贪污受贿、中饱私囊、以权谋私、徇私枉法、官商勾结、监守自盗、欺上瞒下等等不同的罪名。

  不单单是这些官吏被抓,连同他们的家人也被收押了起来。

  尔后全部押送往洛阳而去。

  朝中大臣收到消息的时候都吓坏了,这次的动作是那么的迅速,与准备周全,让他们连反应一下的时间都没有。

  特别是那些身上不干净的大臣立刻就开始大听被抓住的官吏是什么人,而且究竟是谁去抓的。

  不打听还好,一打听之下,他们的脸色就变得如同死灰一般。这次被抓住的官吏都是和他们关系的。更严重的是,抓人的是军方出手。

  能做大臣的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是当今陛下的旨意啊。

  好多大臣面如死灰,很少有人会在朝廷的审问下还嘴硬的。他们这些年暗地里都是收了不少的好处,今天暴露出来,下场是如何,看看刘玉曾经杀过的大臣就知道了。

  事实上的确如此。

  刘玉把黄忠和曹操两人叫来,给了他们二人清楚朝廷内部蛀虫的任务。黄忠负责调动整个军方的力量,曹操则是负责定刑和抓住官吏之后的善后问题。

  两人用了十天去准备,五天的时间进行抓捕。最后将所有罪大恶极的官吏都给抓住了。铁证如山之下,这些官吏是辩解不了的。

  看着这么多官吏的罪行明细,刘玉深深地自责啊。他本以为自己够英明神武了,朝廷官员即便不是那么清廉,也不糊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万万没有想到神武朝廷中还是有这样的蛀虫和赃官。

  唯一能够欣慰的一点就是这些官吏只是少部分,整个神武朝廷的官场风气还算是正常的。

  曹操、黄忠、李贵三人站在刘玉的下首,等着刘玉的吩咐。

  李贵已经将被抓住的官吏都给审问了一边,几乎没有人能够嘴硬的。最老实的那个还把“暗部”没有调查到的东西都给说出来了,就差自己小时候做过的混账事了。

  刘玉看完所有的资料之后,递给他们一个名单,说道:“将这些混账东西给收拾了。朝堂上空缺出来的官职,朕自会安排。”

  “臣等遵命!”曹操等人立刻就领命而去。

  :。: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biqujiu.com/8_40834/1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