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长已经回来了?那太好了!”

  炎黄书院,李泰亲自到书院大门口问了墨钟、墨槐之后,连忙回到教舍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了尉迟宝林、孙子凡等人,闻听消息后,尉迟宝林忍不住兴奋地大叫一声,道。

  这夯货嗓门儿本来就大,这么一喊,教室里那些还没回宿舍的学生瞬间全都听到了。

  “宝林,你说什么?山长回来了?在哪儿呢?”

  “什么?山长回来了?这怎么可能?”

  尉迟宝林话音落罢,顿时就有六七个学生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道。

  李泰冲尉迟宝林翻了个白眼,宝林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然后对周围的一众学生解释道:“昂!青雀刚刚去书院门口问了墨钟大哥,听说山长已经回云山了,这会儿正在别院那边给文纪先生治病呢!”

  从尉迟宝林口中得到准信以后,1班的教舍瞬间就沸腾了!

  “山长真的回来了!”

  “那岂不是说文纪先生有救了?我记得山长的医术很高明呢!”

  “山长还会医术?”

  “怎么就不会了?当初翼国公的旧伤就是山长治好的,不信你问怀玉!”

  “还有之前长安城的霍乱也是山长出面解决的!”

  “这么说来,山长真有可能治好文纪先生?”

  “太好了!文纪先生终于康复有望了!”

  许多学生们兴奋地抱作一团,这些日子,书院虽然没有人特意宣扬李纲的病情有多重,但李纲已经连续好几天没出现在书院里了,这就很能说明问题,尤其是今天傍晚时,他们在李泰的带领下去云山别院探望李纲,却被孙思邈挡下,那一刻,他们所有人都明白李纲病危了!

  此时突然得知李泽轩回归云山,他们终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李纲康复的希望!

  “行了!时辰也不早了!都回宿舍歇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考试,可别忘了傍晚时候文纪先生是怎么嘱咐你们的!”

  李泰这时忍不住说道。

  “哦!明天还有考试呢!快回去睡觉!”

  “就算是为了文纪先生,明天咱们也一定要好好考!”

  “没错!没错!”

  ……………………

  “雨惜姐姐,为什么祖父还没出来?是不是祖父的病很难治,小轩哥哥治不好?”

  云山别院,小安仁的眼睛一直盯着里面的房门,他很想知道躺在里面的祖父情况怎么样了,但他却不敢上前亲自去看,因为他害怕自己的偷看会影响到李纲的治疗,不知等了多久,李安仁终于忍不住,抬头看向韩雨惜问道。

  “安仁,不要烦你雨惜姐姐!”

  李立言的妻子连忙上前将李安仁拉至身边,并斥责了一句,然后满含歉意地看了韩雨惜一眼。

  韩雨惜摇头轻声道:“没事的!安仁他也是担心他祖父的身体,小小年纪,便如此孝顺,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厌烦?”

  说罢,韩雨惜走至李安仁身前,弯下身子并用手碰了碰李安仁的小脸,柔声道:“安仁,现在在里面为你祖父诊病的,是当今世上医术最好的三位大夫,你祖父肯定会没事的!”

  嗯,在韩雨惜的心中,自家相公无所不能,加封一个“世上最好的大夫之一”头衔,也并没有什么不妥!

  “三个?怎么会有三个呢?小轩哥哥加上孙神医,应该只有两个才对呀?”

  李安仁掰着手指头,一脸认真地“分析”道。

  韩雨惜忍不住揉了揉李安仁的小脑袋,道:“方才还有一个人进了那间屋子,安仁忘了吗?那人是你小轩哥哥的师叔,医术也很厉害!”

  “哦~!那我祖父肯定会没事的!”

  李安仁想了想,重重地点头道。

  “吱吖”一声,李安仁的话音刚落,里屋的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推开了,李立言夫妇、韩雨惜和李安仁四个人、八只眼睛顿时齐刷刷地朝着门口看去,就见李泽轩率先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笑意,他的后面还跟着高傲冷酷的玄清,以及慈眉善目的孙思邈!

  “小轩哥哥!我祖父怎么样了?”

  李安仁第一个反应过来,然后他奋力地迈着小腿,朝着李泽轩快速奔去。

  “哈哈!小安仁!你祖父没事了!”

  刚将李纲从鬼门关拉回来,李泽轩正心情大好,见李安仁向他跑了过来,他连忙弯下身子,一把将李安仁给举了起来,并大声笑道。

  “真的吗?小轩哥哥,祖父真的没事了吗?我……我能不能进去看看祖父?”

  李安仁瞪大了眼睛,小脸上满是惊喜。

  李泽轩笑着点头道:“当然可以!”

  说罢,他将李安仁又放在了地上,并嘱托道:“不过安仁你别在里面待太久,你祖父大病初愈,需要多休息!知道吗?”

  都说孝顺的孩子容易招人喜欢,李安仁就是那种既长得可爱、性格孝顺、学习成绩又好的“别人家孩子”,李泽轩对于这个小家伙也是喜欢的紧,他心里不止一次地想过,要是自己以后也能生一个这么懂事的儿子就好了!

  “嗯嗯!安仁就看一会儿,一会儿就走!”

  李安仁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飞快地朝着里屋奔去。

  李立言夫妇这时已经知道自己父亲(公公)被救回来了,二人均是一脸激动,上前朝李泽轩躬身行礼道:“家父重病卧床,幸得孙神医、玄清道长还有永安侯全力施救,救父之恩,立言铭感五内,三位日后但有差遣,即便是赴汤蹈火,我李立言也定当全力相报!’

  说罢,夫妇二人均是一脸郑重地朝李泽轩、孙思邈、玄清行了一礼。

  “立言兄、大嫂快快请起!”

  李泽轩见状,连忙上前扶起李立言,并用眼神示意韩雨惜上前扶起李立言的妻子卢氏。

  …………………………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biqujiu.com/8_40832/1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