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屁!胡说八道!”杨锦轩刷的一声拔出了佩刀!

????喜堂内的女眷们吓得惊叫起来,众人这时才发现,大喜的日子,杨二公子竟然随身带了佩刀!

????明明是嫁妹妹,却还带着刀,世上有这样的事吗?

????“杨家要杀人!”有人尖叫。

????“是要杀人灭口吗?”有人质问。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杀我!”有人求饶。

????“王公公、周三公子,救命啊!”有人呼救。

????喜堂里乱成一团,但是却没有人敢离开,能来这里的要么是有官身的,要么是有家世的,杨二公子会不会杀人灭口尚未可知,但是只要他们踏出这里半步,便是把杨家和秦王府彻底得罪了。

????得罪了杨家和秦王,别说是在燕北,就是在大齐都难以立足。

????这种事,市井小民能做,他们却不能,因为他们不是孤家寡人,也不是一穷二白,他们背后还有整个家族。

????哭归哭,喊归喊,但那都是女眷和孩子,有官身的老爷们双唇紧闭,面沉似水。

????喜堂里气氛异常诡异,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就在这时,一阵笑声传来。

????这笑声夹杂在哭喊中,瞬间哭喊声就没有了,妇人慌忙捂住孩子的嘴,抬起惊恐的眼睛看向发出笑声的人。

????是周铮。

????周铮抚掌大笑,像是看到了一件可笑之极的事。

????喜堂里顿时安静下来,周铮笑声不绝,缓步走向被喜婆和丫鬟护在身后的新娘子。

????杨锦轩率先反应过来,但是这次他学聪明了,周铮身边的两个内侍都是高手,他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使个眼色,一直跟着他的两个随从快步过去,想要拦住周铮,周铮冷笑一声,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在其中一名随从的脸上。

????今天杨锦轩有备而来,这两名随从都不是泛泛之辈,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可是还没动手,就硬生生挨了周铮一记耳光。

????杨锦轩大怒,正要亲自过去,耳畔传来父亲杨勤的声音:“住手!”

????杨勤让住手的人不仅是杨锦轩,还有周铮,然而,周铮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已经走到了新娘子面前。

????丫鬟和喜婆脸色大变,正要出手阻拦,已被那两名内侍一人一个扔了出去。

????“周铮,你要做什么?那是你的弟媳,你这是有悖伦常!”杨勤怒道。

????“她不是本王的王妃,她是假的!”燕北郡王抢在周铮开口之前,嘶声哭喊。

????宾客里有个小女娃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就是嘛,人家当丈夫的都不认这个媳妇呢。”

????是啊,当丈夫的不承认这是自己的妻子,对于周铮而言又何来弟媳之说?

????闻言,周铮哈哈大笑,那女子早就吓得瘫软,被两名内侍架住,一名内侍伸手托起女子的下巴,让喜堂里的人都能看到她的脸。

????杨锦轩再也按捺不住,抽刀扑了过来,可是他的刀刚刚扬起,便听噗的一声,一个什么东西飞了过来,正打在他的手腕上,杨锦轩吃痛,手中的刀咣啷一声落到地上。

????而打在他手腕上的东西,是一只茶碗盖子。

????刚刚场面混乱,谁也没有看到这只盖子是从哪里飞过来的,但是杨锦轩的手却已疼得动弹不得。

????“有刺客!”杨勤的一名副将大喊道。

????杨勤正要开口,坐在他身边的王太监冷笑道:“洒家只看到一个拿刀的,那就是杨二公子,莫非刺客是杨二公子吗?”

????杨勤的副将还要说话,杨勤瞪他一眼,他连忙闭嘴。

????正在这时,已经有人认出了那名女子。

????“咦,这不是二道里的小翠花姑娘吗?”

????“是啊,就是那个小翠花,甩得一手好帕子。”

????杨勤只觉一盆冰水兜头而下,这什么小翠花,原来竟然很多人都认识!

????就在昨日,有人往杨家门口扔了一封信,五千两银子,就能赎回杨兰若。信里还装着一只耳坠子,这只耳坠子就是杨兰若丢失那天戴着的。

????杨锦轩自是不肯答应,五千两?见鬼去吧。

????可是这个时候,不答应就真的不行了。

????杨勤让人带了五千两银票,去了约定好的那个破庙,又安排了二百人埋伏,只等赎回杨兰若,再把这些土匪拦下,一网打尽。

????可惜,他们的人到了破庙,却没有看到一个人,正以为上当的时候,忽然不知从哪里跳出一只猴子,猴子脖子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钱给猴,跟猴走,杨兰若,在前头。”

????没等他们的人细想,猴子一把抢过装钱的箱子,抱着箱子就向前跑去。

????有人要射箭,被为首的人制止,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跟着猴子走了。

????于是他们便被猴子带着跑出二里地,忽然听到有女子的呼救声,待到近前,原来地上有个深坑,一个女子正蹲在坑里器,虽然看不到脸,可是那身衣裳,就是杨兰若平时常穿的。

????那只猴儿眨眼就不见了,这些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上来的,就是这位杨姑娘。

????只是这位杨姑娘,虽然一样的身材高挑,艳若桃李,可是此杨姑娘却非彼杨姑娘。

????当然,杨姑娘身上有封信,信上说,这位杨姑娘是寨主的亲妹子,先把她押给杨家,三朝回门那天,保证让杨兰若出现在杨家。

????杨姑娘笑嘻嘻地说道:“杨三小姐和我哥好上了,不想回来,没办法,我就来替她拜堂吧。“

????说着,杨姑娘又拿出一张纸,纸上画着一个虎头。

????“这玩艺儿是杨三小姐的,她说她爹看到这个一定会答应。”

????这张纸交到杨勤手上时,杨勤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这是虎符。

????他有两枚虎符,一枚是自己的,另一枚则是燕王的,他在军前用的是自己的,燕王这枚放在内书房的暗格里。

????就在昨天晚上,他刚刚发现那枚虎符不见了。

????自从杨兰若整日发疯,即使他在燕北也不来内书房了,他甚至不知道这枚虎符是什么时候丢的。

????杨锦轩是不敢随便进他的内书房的,但是杨兰若不同,她发起疯来哪里都敢闯,内书房被她砸过一次了。

????这枚虎符说不定真是她拿走的。

????燕王死后,杨勤原本是应该将燕王虎符上交朝廷,可是他心里存着想要完全接管燕北军的念头,鬼使神差就把这枚虎符留下了。

????兵部的人问过一次,被他搪塞过去,转身过了八年,兵部的人忘记了,连他自己也快忘了。

????尽管平时用不着这枚虎符,但是这枚虎符不能落入这些人手里。

????何况还是来历不明的土匪。

????如今的燕北各大卫所,并非都是杨勤的人,凭着杨勤大都督的身份尚能调遣他们,但是一旦有人拿出燕王虎符,燕北军定然大乱。

????如今不仅是杨兰若在那些人手里,燕王虎符也在,杨勤想不答应都不行。

????杨姑娘愿意配合演好这出戏,而且蒙上盖头,她的身段和杨兰若一般无二,只要嫁进王府的这三天,她躲在屋里不出来,待到三朝回门,她戴上幂篱坐进马车回到大都督府,这场戏也就演完了。

????到时假的换成真的,神不知鬼不觉。

????杨勤和杨锦轩担心她在王府里行事不便,特意找了两个有武功的女子充做贴身丫鬟和喜婆,可是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这女子竟然不是什么女土匪,而是暗门子里的窑、姐儿。

????女子忽然就不害怕了,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哎哟,在场的太太们可别怪你家老爷认得奴家啊,奴家可还是清清白白的大闺女呢,他们就是偶尔来听奴家唱唱曲儿,甩甩帕子,别的啥事儿也没有。”

????杨锦轩用一只手捂着受伤的手,怒吼道:“来人,杀了这个贱人!”

????周铮冷笑:“你们杨家真的要杀人灭口吗?居然用风尘女子冒充杨三小姐嫁入王府,你们是想要羞辱谁?羞辱郡王?羞辱太皇太后,还是要羞辱我们周氏列祖列宗?”

????这时,一时没敢插嘴的周龄和周绪终于找到机会开口了。

????“太过分了,这是不把大齐皇室放在眼里了吗?”

????“列祖列宗啊,是子孙无能,险些让风尘女子脏了门楣,子孙不孝啊!”

????一个撕心裂肺,另一个捶胸顿足,燕北郡王则嚎啕大哭!

????他踉跄着扑到周铮面前,抱住周铮的腿,哀求道:“堂兄,您千万不要杀了这女子,您快点问问她,杨三小姐在哪里?”

????一语提醒梦中人,是啊,杨三小姐呢?真的是被土匪抢走了吗?

????小翠花立刻苦了一张脸,楚楚可怜:“奴家是被土匪抢走的,后来那些土匪又抢了杨三小姐,就嫌弃奴家了,奴家求他们放过奴家,他们就一巴掌打晕了奴家,把奴家扔到套野兽的陷井里,等到奴家醒来时,就已经在杨家了,至于别的,奴家可不知道。”

????“胡说,她是那什么寨主的亲妹子,她怎会什么都不知道?”杨锦轩再也忍不住了。

????又是一片哗然,二道里的小翠花居然是土匪寨主的亲妹子?这怎么可能,哪个寨主会让自己妹子留在窑子里?

????“哎哟,这位公子,您可别冤枉奴家,这里的爷们儿里可有认识奴家的,奴家六岁就在二道里,这些年可哪里也没去过,再说了,奴家若是有个当寨主的哥,还用得着卖笑吗?”小翠花声音悦耳,抑扬顿挫,就连说话也像唱曲儿一样动听,哪里有女土匪的样子。

????从始至终一直在看戏的杨锦程和杨锦庭,此时互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讥诮。

????他们也听到了那些传言,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怯弱的燕北郡王居然会在拜堂前玩上这么一手,这当然不会是巧合,燕北郡王不会那么凑巧拽下新娘的盖头,更不会那么凑巧看到新娘的脸。

????这一切早有预谋,杨勤父子有预谋,燕北郡王也有预谋,可惜燕北郡王算出杨勤父子的预谋,而杨勤父子却没有算出他的。

????所以,这一局杨勤父子输了。

????既然他们输了,杨锦程和杨锦庭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他们还要回京城,他们还要在太皇太后面前尽孝,他们还没有笨到帮着杨勤父子做出糊弄太皇太后的事。

????用风尘女子冒充杨三小姐,嫁给燕北郡王做王妃,这不仅是糊弄燕北郡王,更是糊弄太皇太后。

????这是太皇太后下旨赐婚。

????杨锦程和杨锦庭坐山观虎斗,当然,最后的烂摊子他们还是要出来收拾的,否则燕北乱起来,他们也有责任。

????他们更想知道,这出戏接下来要怎样演。

????他们很快就有了答案。

????王太监勃然大奴,他翘着兰花指,指着杨勤:“杨大都督,你竟然用个这样的女子来冒充杨三小姐,你这是欺君,洒家回去一定会如实禀给太皇太后。”

????这个锅他可不背,他恨不得现在就回去告诉太皇太后。

????周铮大怒,冷声道:“来人,把这道门和府门全都关上,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等都不许出去,违令者斩!”

????这是丑事,自是不能传出去。

????宾客们立刻慌了,他们和这件事没有关系啊,他们只是倒霉而已,既然已经送过贺礼了,还来喝什么喜酒啊,只想着巴结杨家,想在宫里来的天使面前露个脸儿,没想到却招来大祸。

????“周三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杨勤怒道。

????周铮冷笑:“杨大都督,你说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让这件事传出去,令天下人耻笑我们大齐皇室吗?”

????“你想要挟持本都督吗?”杨勤质问。

????“没错,没有我的命令,杨大都督也要留在此处。”周铮道。

????杨勤抬腿踹向面前的桌子,桌子上的杯盘哗啦啦摔到地上,吓得王太监仰面朝天晕死过去,跟着他来的小内侍呼天抢地,又是掐人中,又是用鼻烟儿。

????杨勤没有看他们,从满地狼籍上走过去,他一步步走向周铮,沉声说道:“周三公子,你可知本都督身负何等重任?眼下边关正在打仗,鞑子大军压境,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要挟持主帅,你要弃大齐疆土不顾,弃边关百姓不顾吗?”

????周铮心中一沉,刚才他是怒极之下才做出的决定,他竟然忘记现在边关还在打仗,杨勤是扣不得的。

????忽然,一个瘦小的身影冲了过来,挡在周铮和杨勤中间。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biqujiu.com/11_95937/346/